初二的小说

嘿,你还记得宋安琪和袁世杰吗?

初二的时候,我正是懵懵懂懂的年纪,那时候个子矮,第一排也阻隔不了我和”大姐姐“的情谊,隔着一整个教室传送纸条。趁老师面朝黑板的时候,用力将纸团抛向最后,接来接去,一整节课聊不了多少,却也乐在其中。

大姐姐个子高,生的漂亮,经常见到学校门口的窗户边放着男友寄来的信件。偶然发现在大姐姐的书包里藏匿,某个中午偷偷拆开,内容令我面红耳赤,赶紧塞了回去。有两次我被发现,生我气,最后也哄着原谅了。她是我的启蒙,少女读物都从她那里借来,在家里看着虹猫蓝兔,在学校早已看青春爱情读物了。

不过我并不喜欢大姐姐,而是喜欢猴子。

猴子同我坐在一起,同桌,我对她日久生情,俗不可耐。

有一次向猴子投掷战略性糖衣炮弹,被同学截获,于是在那之后有了一个梗,知情者逢我就念:在那懵懂的青葱岁月里……

上课的时候发呆,就爱看教师窗外的柳树,余光不注意就会瞟见猴子。猴子符合她的性格,傲娇又爱打闹,脾气火爆。时常和我在教室发飙,人尽皆知。清晨,学校喇叭放着劣质磁带的”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“,我在教室里同猴子四目相对,剑拔弩张,一群人围观,很多时候我都落了下风,好男不跟女斗。

她炫耀战绩的时候,不知道我这么弱,是败给了喜欢她。

周围人都知道,经常调侃,我也没脸没皮,在众人面前表露心意。我想,她故意装作不知道罢。

等到了初三,不再是同桌,心智成熟了点,也不再打扰。那时似乎所有的少男少女都迷上了明晓溪,小卖铺的晨光文具也在推波助澜。我也毫不意外看完了《泡沫之夏》《明若晓溪》,修真玄幻不入我眼,我吃西红柿听名字就奇葩,醉在青春恋爱的温柔乡。

那时我再次望着窗外的天空,随风飘动的柳树枝,写到了我的本子里。

我写了半本小说这件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开的,我的本子写到一半厚的时候,已经有半数人看过了。

“你真的喜欢宋安琪?”我不知道如何作答。

再后来,本子就被历史老师收走了,至今也不知道它处境如何,是否被老师围观,被嘲笑内容幼稚,情节恶俗。

我的袁世杰和宋安琪失踪了,只有隐约记得随风摇摆的柳树芽儿和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。

我长大了,他们也已长大了。

或许今年会重新写他们的故事,宋安琪和袁世杰,已经沉睡了一整个青春了。

-EOF-